如果文明是要我們卑恭屈膝

我就讓你們看見野蠻的驕傲

~出自賽德克.巴萊中年莫那魯道與花崗一郎的對話



精神文明與物質文明的拉扯,

人們選擇了物質文明帶來的視覺感官刺激。

而拒絕了精神文明所強調的合諧與平衡



看了這部電影,或許有人會懷疑好像塞德克族流血畫面太多了,

也或許會認為日本人搖著文明的旗幟,

卻是用不道德的方式治理著霧社,



以日本的角度來說,明治維新後好不容易搭上了殖民國家的末班車,

打敗了俄羅斯帝國,打敗了當時在亞洲戰力最強大的滿清北洋水師,

面對台灣新的殖民地,在他裡面是驕傲的,他要將這地皇民化,

成為植民地的模範區,所以誰也不能動搖高等文明的統治,

這就是日本。



祖靈獵場的守護者賽德克族

敵人的頭顱是榮譽的象徵是英雄的記號,

對於塞德克族來說,獵場是不容許外人侵犯的,因為這是各部族的產業,

更是世代祖先所守護、傳承給後代的,侵犯者視同獵物將他出草血祭祖靈,

就算失去了生命也不足畏懼,因為血染的雙手才能踏上彩虹橋彼端那更為豐盛的獵場,

這就是塞德克信仰。

但卻造成各部族因獵場產生了爭執,

出草文化則傳承了各部族間的敵對。



其實這是一個對我來說相當熟悉的故事,

尤其是北美洲,當時美國進入西部墾荒時期,相同的故事就曾發生過,

在過去也曾拍成電影,

就我個人淺見,這是好萊屋的舊題材,在西方人眼裡是相當熟悉的,

以拍攝水準,若進入美國市場應該會有較高的接受度。



如果賽德克族有日本的船堅炮利,那日本會是強勢文明嗎?

科學發展至今,人類的物質文明提升了,但精神文明卻在倒退,

從前的狩獵農業時代,講求與自然界的平衡,人們是無為而治。

人類出現了思想家,講求敬神愛人,是以德治國,

工業革命後,講求機械化、流程化、制度化,是以法治國,

而現在,很難想像的是,你我週遭的人隨時都可能成為暴民,

經過洗腦後的現代人,追求著這世代所謂的文明,

我們現正活在現代工業社會及資本主義的實驗室,

而你我則是實驗室的白老鼠。



什麼才是文明?

是以武力要求自己所認定的落後,學習自己所認定的進步嗎?

賽德克族為了信仰慷慨赴義。

我的獵場在那呢?

就是那值得我慷慨赴義的信仰。



如果覺得這篇日誌寫的不錯,麻煩推文一下呦!

    全站熱搜

    Paul&Jos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